Calypso 开创肝脏大分割精准放疗新起点 | Varian

Calypso 开创肝脏大分割精准放疗新起点

风景秀丽的玄武湖畔, “放疗超人” 再度大显身手, 江苏省肿瘤医院驾驭 Calypso® 电磁定位超强武器,向肝癌发起了复仇者联盟(Calypso+Gating+FFF)的终极之战,亚毫米级精度四维实时定位肿瘤,集中火力高剂量射击,开创了肝脏大分割精准放疗的一个全新起点! 江苏省各界新闻媒体与电视台对首次电磁定位肝脏 SBRT 精准放疗进行了集中报道, 并引起了业界的广泛关注!

Calypso 开创肝脏大分割精准放疗新起点

中国首例应用 Calypso 电磁定位肝脏大分割治疗的患者
与江苏省肿瘤医院医务人员和瓦里安应用培训工程师合影

通过激发和接收在肿瘤或者附近区域植入的三颗电磁转发器特定频率的响应信号,Calypso 电磁定位系统能以亚毫米级别的精度实时连续追踪肿瘤的位置,是目前四维定位肿瘤的专用放疗肿瘤 GPS 系统。Calypso 最早应用在前列腺癌治疗,采用的电磁转发器直径为 14G。 值得关注的是瑞士日内瓦大学主导的 ONE SHOT I/II期治疗中低危局限期前列腺癌临床试验。为了实现在 19Gy 单次照射同时还要保护尿道,直肠,膀胱等危及器官的严格要求,该多中心临床试验指定使用 Calypso 电磁定位系统,并结合 Truebeam 直线加速器的 RapidArc 技术来进行 ONE SHOT 治疗1。17G 软组织电磁转发器®的推出将 Calypso 的应用扩展到了全身除肺部以外的肝脏胰腺等软组织肿瘤治疗领域。

Calypso 开创肝脏大分割精准放疗新起点

Calypso电磁定位系统,右上角展示的是
17G软组织电磁转发器与14G前列腺转发器的比较

立体定向放射治疗的临床显著效果已经广为接受,对于肝癌 SBRT 治疗而言最大挑战是如何在治疗过程中降低运动的干扰,从而实现高剂量的精准照射;此外,与肺部肿瘤不同,肝癌在治疗时应用传统的图像引导方式很难将肿瘤从正常肝脏组织中分辨出来,难以保证治疗时肿瘤位置与模拟定位时的统一性,这成为肝癌 SBRT 的另一个难点。Calypso 很完美地解决了这两大难题,将电磁转发器植入肿瘤或附近区域可以实时精确地追踪肿瘤运动,并指导模拟时和分次治疗时的摆位以保证肿瘤位置统一性和复现性。同时,它还可以监测分次治疗内的肿瘤运动,并配合门控技术,在超出阈值范围时直线加速器自动停止出束,且当肿瘤位置还原后恢复出束,以保证对靶区的精准治疗。在肿瘤附近植入金标并连续采集 kV 图像探测金标位置在一定程度上也能解决这两大难题,而 Truebeam 的自动束流暂停功能同样可以在金标偏移时停止出束。与之相比,Calypso 的精准度更高,且不会给患者增加额外的电离辐射。

Calypso 开创肝脏大分割精准放疗新起点

首次治疗肝转移患者时物理师与治疗师在设置Calypso电磁定位系统

Calypso 开创肝脏大分割精准放疗新起点

患者在治疗时进行呼气末屏气的 Calypso 实时肿瘤跟踪情况。
右边显示为患者自由呼吸时的肿瘤运动,中间为患者吸气呼气后再屏气,
左边显示患者屏气时肿瘤运动在阈值内,加速器正常出束。

作为中国首家使用 Calypso 进行肝癌治疗的医院,江苏省肿瘤医院筛选了两例具有代表性的病例:复发肝癌(4Gy X 12)与肝转移瘤(5Gy X 10)。

具体的治疗流程包括
1. 将3个电磁转发器植入肿瘤或附近区域;
2. 电磁转发器位置稳定后做呼气末屏气增强CT定位;
3. 医生根据之前的核磁图像和增强CT进行靶区勾画。因为有calypso实时4D定位肿瘤,PTV外放减小。
4. 物理师计划设计时标明3个电磁转发器的中心,Eclipse自动得到它们相对于等中心的坐标;并布野优化完成了一个5/7野的IMRT计划。由于PTV比常规治疗小,更容易避让危及器官和保护正常肝脏组织。
5. 应用EPID进行IMRT计划的患者QA。
6. 将坐标输入Calypso系统并设置系统;在跟踪肿瘤运动的同时配合Vitalbeam的门控技术和FFF射束模式对患者进行各分次的大分割治疗。目前这两例病例均已完成治疗,患者无不适反应,后续疗效需要继续随访。

Calypso 开创肝脏大分割精准放疗新起点

转移病例的7个野6xFFF的IMRT计划,可见肿瘤靠近膈顶,
运动幅度受呼吸影响较大

“江苏省肿瘤医院每年收治上百例肝癌患者,精准放疗是很多患者的唯一希望。我们很欣慰成功将最新技术运用于临床,进一步提高放疗的精准度,为患者带来更多生命的希望,”何侠主任如是说。

瓦里安大中华区总裁张晓博士对江苏省肿瘤医院所取得初步临床结果表示祝贺,对该技术在中国放疗行业的未来应用表示乐观,并期待与中国客户一起,携手同行,共克癌症!

1. Zilli et al. Radiation Oncology (2018) 13:1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