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计划如何制定?思维深度决定计划水平 | Varian

好计划如何制定?思维深度决定计划水平

好计划如何制定?思维深度决定计划水平

 

Varian

近年来,放射治疗技术的快速发展及疗效的提高,都是以物理技术的改进和发展为先导。物理师需要根据放疗医生的临床需求来研究、设计不同的放疗计划,在满足放疗医生剂量的前提下,更少的降低正常组织器官的受量,达到更精准治疗患者的目的。

 

在物理师计划设计过程中,他们是如何雕琢这一个个优异的计划,如何做好医生、设备之间的桥梁?且听好计划精英选手对话放疗大咖,只言片语尽显计划精粹!

 

思维深度决定计划水平

 

 

how_to_make_a_good_plan_12.png how_to_make_a_good_plan_4.png
山东省肿瘤医院 尹勇教授 | 北京大学第一医院 刘思伟

Q

尹勇教授:做这个计划前,是什么样的设计思路,让你获得这么高的分数?在临床工作中,如何与临床医生交流,如果达不到医生的要求,怎么去沟通?

刘思伟:获取高分要打破常规布野的思路,根据计划大赛的要求去布野,其他没要求的忽略掉,这是我拿到高分的一个原因。如果达不到医生的要求,我会跟医生去沟通,你最关心的是哪个指标?其次关心的是哪个指标?根据医生的要求进行一个排序,把医生关心的指标依次完成。

 

how_to_make_a_good_plan_11.pnghow_to_make_a_good_plan_1.png

 

山东省肿瘤医院 尹勇教授 | 中国人民解放军总院 第一医学中心 王小深

Q

尹勇教授:做计划的时候,对能量和布野是怎么考虑的?

王小深:对于这个计划,我的布野主要集中在前后两个方向,然后患侧方向分了一些,总共9个射野。我们医院能量是主要使用6MV的,15MV的一般不用,但我们始终以患者为中心,如果15MV适合也会跟技师沟通使用。

 

how_to_make_a_good_plan_3.pnghow_to_make_a_good_plan_4.png

 

北京协和医院 邱杰教授 | 北京大学第一医院 刘思伟

Q

邱杰教授: 如果还有时间,你的计划还有哪些地方可以改进,或者哪些参数可以调整?

刘思伟:如果我还有时间我会把双肺的V5再压一下,因为根据之前的经验这个值可以再低一点,同时分数也可以高一点。

 

how_to_make_a_good_plan_3.pnghow_to_make_a_good_plan_14.png

 

北京协和医院 邱杰教授 | 淄博市中心医院 孙成炜

Q

邱杰教授:作为一个基层医院的物理师,你认为给你一个什么平台更好?你觉得平时工作跟比赛有什么差别?

孙成炜:我觉得最好的还是跟上级医院的交流,有时候遇到非常复杂困难病例的时候,如果有一个及时的沟通,对于患者和我们工作人员都是非常好的。比赛和工作相比,最大的差别是时间的问题,平时工作一天要做5-6个计划,比赛还是有充足的时间来做各种尝试。

 

how_to_make_a_good_plan_5.pnghow_to_make_a_good_plan_13.png

 

北京大学肿瘤医院 吴昊教授 | 山东省肿瘤医院 林秀桐

Q

吴昊教授:你觉得比赛的时间是不够的,那你的时间主要花在哪里,限制点在哪里?如果说让你面对医生和面对患者,这两者出现矛盾的时候,你会怎么选择?

林秀桐:首先我开始的时候没有做计划,我创建了一个临床协议模板,它的好处是可以在我们优化和计算的时候可以看到我哪一项没有达到要求,哪一项是达到要求的;再一个是MCO,MCO的计算也花费了一些时间。如果医生和患者出现矛盾,首先我要找到分歧点是什么,主要以患者为中心去跟医生去沟通。

吴昊教授:这是一个挖坑的问题,首先医生和患者并不是矛盾的,医生是为了患者往好的方向治,所以医生和患者是在一起的,他们考虑的是同一个方向的,所以最好的方式还是沟通,物理师也需要跟患者去沟通,包括特殊的治疗体位。

 

how_to_make_a_good_plan_10.pnghow_to_make_a_good_plan_7.png

 

哈尔滨医科大学肿瘤医院 白彦灵教授 | 吉林大学第二医院 张志良

Q

白彦灵教授: 做计划之前是否会提前预估结果,大约做到什么程度?做计划的时候,是以计划的质量为第一要素,还是以计划执行的效率为第一要素?

张志良:对于物理师来说,调强计划最重要的就是结果,如果不能提前预知结果,那么开展优化就没有目的。对于做计划,正常情况下是越简单越好,最终需要跟医生沟通,讨论哪一个计划最好,以治疗患者为主要目的,从患者的角度考虑最优计划。

 

how_to_make_a_good_plan_9.pnghow_to_make_a_good_plan_8.png

 

吉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 王辉东教授 | 吉林大学第二医院 国慧

Q

王辉东教授:你在做计划的时候,有哪些考虑因素?

国慧:作为物理师来讲,首先我会考虑计算的剂量分布和加速器实际的计量分布是否一致,也就是质控;其次是这个计划的可实用性,是不是偏中心,CBCT是不是安全执行等;第三是危及器官是否超量;最后是靶区是否欠量。

 

how_to_make_a_good_plan_2.pnghow_to_make_a_good_plan_6.png

 

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四医院 刘大伟教授 | 吉林大学第一医院 杨旭

Q

刘大伟教授:拿到这个计划后,你的思考方向是什么,你优先考虑的依据是什么?

杨旭:首先我看的是限量值,靶区和危及器官的关系,比如靶区贴近肾和小肠,这两个器官是不好限制的,因为靶区都在左半侧,所以我的射野都布在左半侧。

……

以交流促学习 以沟通促发展

 

正如一位参加计划大赛复赛选手所说,物理师一定要多交流沟通,通过讨论一些病例,提升自己的计划水平。计划大赛是对传统交流平台和方式的一种重要补充,对于每一位选手而言都是非常有价值的经历,而这也正是瓦里安举办中国物理师放疗好计划大赛的初衷!